新闻源 财富源

2017-10-13 09:24

  给出答案之前,杭州联众医疗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柴雪挺发给记者一个他自己梳理总结的PPT。

  在这个名为“从企业角度看医疗大数据平台建设的难点”的PPT里,“企业的难点”被概括为——保守行业,习惯难改;技术不足,因噎废食;管理者的求稳心态。

  联众医疗创立于2010年,注册资金1500万元,是杭州市信息化产业重点资助企业,其主打项目为医学影像共享平台“全球影像网”。

  “这是一个颇受医疗行业认可及赞赏的项目。”本以为与医院的合作就此驾轻就熟,但让柴雪挺意外的是,每次谈及影像数据是上传至云端,院方负责都面露难色,反问道“这样怎么能安全呢”。

  对数据共享平台安全性的质疑,成为联众医疗实现快速拓张的一道坎。遇到同样问题的医疗企业,或许也都在为此难题而犯愁。

  想找到解题的钥匙吗?本月爬山虎邀请到“丁香园”创始人李天天担当导师,深耕互联网医疗领域15年的他或许能与你碰撞出更多的点子。欢迎报名参与互动,与导师面对面。

  举个例子。吴先生在单位体验中查出左肺部有阴影,医生复查,于是吴先生打算带着胸片去上海的大医院复查。但是,出这趟门得请三五天的假,车费、住宿费加一起至少千把块。有了“全球影像网”,就不必这么麻烦了。上海大医院的专家可在平台上查阅吴先生分享的影像资料,同时提供在线咨询服务。原本奔波劳顿的复诊,足不出户就能实现。

  “当然,这基于一个前提,医学影像数据的共享。”柴雪挺说,医疗资源的地区不平衡是就医难的关键性原因,医学影像的共享是资源共享的基础,而这一环节是目前医疗机构的短板,患者往往需要拿着影像远途奔波寻医问药。患者的时间、精力、浪费于漫漫寻医之,而专家的时间、精力有时却浪费于过多的人情咨询,医患之间缺乏一种直接高效的互动模式。

  搭建数据共享平台,打破医疗地域,正是联众医疗推出“全球影像网”的目的所在。

  7月4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积极推进“互联网+”行动的指导意见》,重点提出要推广在线医疗卫生新模式,发展基于互联网的医疗卫生服务,支持第三方机构构建医学影像、健康档案、检验报告、电子病历等医疗信息共享服务平台,逐步建立跨医院的医疗数据共享交换标准体系。

  为了快速推广这个项目,柴雪挺几乎把全国各卫计委、医院跑了个遍。“项目非常受他们的认可。”柴雪挺说,但是谈到细节部分,特别是听说数据要存到云端,对方不禁反问“这样怎么能安全呢”“隐私性怎么保障”。在他们根深蒂固的思维里,数据应该拿在手里才最安全。

  “事实上,相比传统存储方式,云存储是更为安全的。并且对医院来说,云存储方式能有效缓解其愈来愈大的数据存储压力。”柴雪挺说,目前各医院的数据量都在不断走高,这也意味着投入资金也将“水涨船高”。一个T的存储容量,大约需要五六万元的软硬件投入(还不包括10%的费用),而一家大医院的数据存储需求量至少20个T,这意味着至少需要百万投入。而采用云存储方式,就非常省钱,可以将投入费用砍掉一半。

  第一步,制作了一本“云存储安全”,书中详细介绍了国家鼓励政策、云存储的基本概念及操作方式,同时还强调了“全球影像网”所拥有的数据加密、访问等技术优势。“每次去谈合作,就带上这本。一些医疗机构看了之后,大为触动,流露出合作意向。”

  第二步,制定了一套“医院管理流程”,指导使用方如何安全使用云存储。“很多时候数据的丢失与泄密,出在使用方的管理问题上。”柴雪挺说,这套管理流程制定了不少“使用规矩”,比如密码要不定时更换,有访问权限的医生需拉进“好友群”以此相互监督及约束,等等。

  “两步走”对策,加速了联众医疗的市场推广进程。目前,联众医疗与、上海、四川、贵州等地的200多家医院达成合作意向。

  柴雪挺说,“叫板”传统思维,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没有捷径,但肯定会越来越好。